介绍

网飞日本曝漏税12亿日元 大半销售额流向荷兰公司

作者:admin

  (文/枣)

  最近一两年,越来越多的明星的税务问题浮上水面,被大家关注,尤其是內娱,前前后后已经有不少明星因为税务问题而离开了这个光线的圈子。

  在日本,税务问题也是偶有发生的,就比如城田优,之前被东谷义和爆料也存在偷税问题,目前已经被多家广告商解约↓

  不仅明星个人存在税务上的问题,最近网飞日本也被曝出了漏税问题↓

  网飞日本公司接受了东京国税局的税务调查,他们2015年进入日本市场,但这次被指出从2016年到2019年12月的三年时间里,网飞日本一共漏报税12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300万元),大部分销售额流向了荷兰公司。

(网飞出品的2020热剧之一《弥留之国的爱丽丝》)(网飞出品的2020热剧之一《弥留之国的爱丽丝》)

  据相关人士透露,网飞日本合作公司除了负责日本会员的客户服务业务,还负责与处理电影动画等日本国内制作公司的合约业务,截止2019年的三年期间,他们向多家制作公司支付数百亿日元,取得了作品的发行权。之后Netflix荷兰公司从日本公司拿到发行权,通过网络发行。

(网飞今年的《金鱼妻》也同样引起热议)(网飞今年的《金鱼妻》也同样引起热议)

  东京国税局注意到,荷兰公司利用日本公司支付费用获得发行权,再以此获取巨额的利益,那么日本公司肯定不会只支付取得发行权的费用和相关经费,也必须得到相关的利润,根据一般交易计算,国税局认定日本公司漏报12亿日元纳税,要求补缴税款加法人税等约3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600万元)。

(《桧山健太郎的怀孕》下月将播,已经预订网红)(《桧山健太郎的怀孕》下月将播,已经预订网红)

  另外,网飞日本公司日本国内会员,每个月要收取1千至2千日元的包月费,到2019年12月时,会员包月费的销售额达到30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5.8亿元),这其中大半也作为“配信费”支付给荷兰公司,而日本公司缴费仅3亿日元左右。

(将播的《舞伎家的料理人》邀请到了是枝裕和担任导演)(将播的《舞伎家的料理人》邀请到了是枝裕和担任导演)

  荷兰对跨国企业有很多税收优惠政策,所以很多IT巨头都在荷兰,据悉网飞荷兰公司除了日本,还在欧洲和巴西从事发行业务,2018年12月年销售额达到5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50亿元),在各国的销售额都以各种名义转到荷兰,在荷兰纳税。

  (网飞将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初恋》改编成剧,满岛光、佐藤健主演)

  由于疫情影响,本就势头正猛的网飞更是获得了更多用户的青睐,目前日本会员已经超过500万人,网飞日本也已经推出不少话题作品,未来还会持续上架不少高关注度的作品。这次被曝出的12亿漏税还只是截止到2019年的数据,2020年之后的税款情况还是未知情况。

(《我们离婚吧》邀请到宫藤官九郎、大石静共同创作剧本,演员阵容也很不错)(《我们离婚吧》邀请到宫藤官九郎、大石静共同创作剧本,演员阵容也很不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