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

【专访】《请叫我总监》主创:我们不是拍偶像剧,而是以现实主义描摹生活

作者:admin

在制片人黄澜看来,《请叫我总监》可以抽象为一个女性选择不再以男性为中心,追求职业理想和健康平等的伴侣关系的故事。该剧目前在优酷播出,5月9日登顶猫眼专业版电视剧热度榜。

《请叫我总监》中的“我”是宁檬,故事实际上围绕宁檬想做投资人展开。宁檬开头还是男主角陆既明的秘书,接受他的颐指气使和居高临下,现在播出过半,宁檬已经离职进入另一家投资公司,成为了一名小有成就的分析师,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请叫我总监》的重要主创均是女性,团队也是女性居多。姚婷婷直言当初吸引她执导这部剧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小说里宁檬这个角色,“她一路打拼有坚定的目标,有非常强的自我觉醒意识,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黄澜接下这部剧则是着眼于现实视角。她认为,剧中的职场案例非常具有现实基础。此外,宁檬和陆既明的人物关系也颇有现实张力,折射的是女性从不平等的关系中走出,追寻自我价值的过程。

找到宁檬和陆既明的过程很快,姚婷婷读剧本时脑海中就浮现了谭松韵和林更新的脸。但说服两位演员出演的过程却很艰难,尤其陆既明前期性格不讨喜,黄澜辗转杭州和天津不停游说林更新,后来偶然在正骨时遇到他最终说服了他出演。

播出后,陆既明的性格的确引发热议,“霸总”、“大男子主义”成为评价他的关键词。黄澜认为这是一种基于现实的戏剧夸张,因为 “大男子主义”的人在现实中比比皆是,后期随着陆既明的性格转变,这种成长弧线会让观众体验更强烈。

也许是主创团队女性居多,《请叫我总监》中展现的女性职场并不是一个“雌竞”的场域,相反充满了女性的互助和理解。“职场打拼已经很难了,能不能刻画一个职业女性,她靠自己的努力,达到了一定的职业高度,然后对正在成长的年轻女孩多给一些帮助和指点?”黄澜说。

《请叫我总监》制片人黄澜(左)和导演姚婷婷(右)在工作现场 界面文娱对话《请叫我总监》主创 有时代寓意的男女关系

界面文娱:您是怎么接触到《请叫我总监》这个剧的,您认为它作为职场剧或是爱情剧,它的差异化优势在哪里?

黄澜:最早是2017年底,优酷的制片人找到我,给我推了《请叫我总监》,我基本上是一天就看完了,看完我就很果断地跟她说我可以来改编并制作电视剧。虽然这是篇风格轻松的网络小说,但里面写的一些职场案例,有一定的现实逻辑,作者应该有过真实的职场体验。这个是我特别看重的,我不太喜欢特别悬浮的职场剧。

人物关系也非常有趣有典型性。这个人物关系隐喻着一种恋人关系,当一个女人完全以另外一个人为中心的时候,她觉得没有自我了,她想离开那种关系,去寻找自我,最后两个人的关系达到一种健康的平衡。追求这样“势均力敌”的情感关系,在当代社会,乃至在整个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趋势。女性由一个辅佐的角色走向独立的角色,是主流价值趋向。决定改编这部小说就是基于这两点的判断:一是有现实意义的职场描绘,二个是有时代寓意的男女关系。

宁檬与陆既明

界面文娱:我不知道您看小说的时候,对这两个角色的态度是什么感受?我看剧的时候觉得宁檬这个角色对于初入职场的女性很有代入感,但是陆既明本身是一个霸道总裁的形象,在职场上对宁檬对下属说话的态度,会有一些网友对他有些质疑,您有没有想过改动一下这个角色?

黄澜:我觉得在职场中这样大男子主义的人比比皆是,但我们在现实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小小的戏剧夸张,让他更具有鲜明的特色。人物的成长,就是在相对的低点慢慢往上走,起始的时候性格描绘得强烈一点,能够给观众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界面文娱:观众觉得林更新和谭松韵这两个选角都很“贴脸”,想问一下你们怎么确定这两位主角的人选的,对两位的表演有什么评价吗?

黄澜:看了剧本的人都觉得谭松韵是非常像宁檬的,我就先联系了谭松韵。后来导演进入创作以后,我也问导演,我说你觉得宁檬像不像谭松韵,导演说对!就是她。

界面文娱:林更新呢?

黄澜:林更新是我们看小说就觉得特别像他,导演也觉得像。他有一点“喜感”,很幽默。虽然他以前演各种英雄,没演过喜剧,但我看他微博,就觉得他是有喜剧潜质的。

“陆既明”这个角色如果用正剧的方法演,会招人讨厌的。我们想用他们两个的轻松和幽默的表演来化解关系上的戏剧张力,怎么想都觉得林更新很合适,于是就开始联系他。

一开始他的经纪人有点回避,谈了三轮,都推进不了。后来我两次飞到天津和杭州,去小新拍戏的剧组探班,和他当面商谈,婷婷也通过她的朋友向他发出邀约,但最后也没有确定。

开机时间越来越近,男主角迟迟没有签约。我开始焦虑起来,腰病也越来越严重,有一次我去医院正骨,治疗完以后,没想到下一个来的就是林更新。

他进来以后开始正骨,我就一直在那叨叨,不停地输出诚意。从那次之后,他好像就接受了,这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后面还有一个很关键的点,姚导带着编剧对第一集的剧本进行了修改,适时提交给了他新的经纪团队,得到了正面的反馈。

林更新在剧中饰演陆既明

界面文娱:林更新为什么那么抗拒,是不是不太想演霸道总裁?因为这个剧播出来以后我采访他,他说他想接一些性格沉稳的角色。

姚婷婷:我觉得小新最后来演这个戏还是很有勇气的。因为确实人物是不完美的,但整个故事,他的转变非常大,有一个很大的人物弧线。开始的时候,观众会有一些疑虑,到后面这个角色为什么是这样的性格,都讲了很清楚以后,观众喜欢他的。

30岁疯狂而焦虑,40岁温和而坚定

界面文娱:除了两位主角,我对剧中鹰石资本的石英这个角色也很感兴趣,她非常地温和、宽厚,在工作上会引导宁檬,这种女性形象在以往国产剧中比较少见。两位对于宁檬和石英这两个角色,有没有倾注一些自己或者是主创团队对女性职业和生活成长的一些想法?

黄澜:我记得原著小说里的石英这个人物,对宁檬是有利用的。可能是我们女性团队人比较多,我们更想看到一些充满理想主义特色的女性职业形象的代表,不想把她变得太过于势利。职场打拼已经很难了,能不能刻画一个职业女性,她靠自己的努力,达到了一定的职业高度,然后对正在成长的年轻女孩多给一些帮助和指点?

这个角色凝聚了我们对职业女性的理想化投射,石英是我们的一种期待,也表达了某种的自我要求。

希望在职场剧中,体现一种女性之间的互助。不仅是石英与宁檬的关系,包括宁檬跟许思恬、韩伊梦的关系,我们希望营造一种互帮互助的职业氛围,形成一种和谐友爱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模式。

石英

姚婷婷:石英相当于是宁檬的一个贵人,我们在职场经历里面也会遇到贵人。石英就是一个既有智慧又很温柔、很理性的人,即便工作再忙,也会把生活打理好,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很会鼓励别人的角色。我拍这个角色的时候,我是有点代入黄澜姐的。

界面文娱:刚刚听黄老师说话确实有点像剧中的石英,不紧不慢,很温和,口气都很相似。

姚婷婷:就是有温柔的力量。我们拍戏的时候,我的房间是很乱的,每天也没有时间收拾,但黄澜姐还会摆特别好看的花,我们特别喜欢去她的房间。

黄澜:我们的剧本边拍边改,边写边拍,导演和整个团队都很辛苦。我全程都在剧组,在剧组房间里买了很多漂亮的花花草草,还夹起了画板,跟小学同学借了个钢琴,布置出一个优美的艺术空间。有时候婷婷来弹弹琴、松韵来唱唱歌,白冰和蓓苾来聊聊天,编剧来“养养生”,谈剧本、也谈生活。我想创造一个好的环境,让大家放松下来。

婷婷总结了一下,她说我和白冰是一种风格,白冰也会把自己的房间搞得美美的,还会写英文的花体字,修身养性,跟我们交流美容经验,完全是女人要工作也要生活的样子。

而婷婷呢,跟松韵很像,她们的工作量很大,房间里各种生活用品、工作用具,完全是工作狂的状态。

这样的状态我在前几年也有过,30岁左右的时候也是疯狂的,从早到晚开会,连上厕所没有时间,经常中午饭吃不上,特别焦虑。所以看到婷婷和松韵努力打拼顾不上生活的样子,太有共鸣了,也很心疼她们。经过那个阶段,到了40岁以后,就很希望创造一个好的环境,让大家能够尽情创作,同时也享受生活。

白冰饰演的韩伊梦 女性独立不一定要立flag

界面文娱:这个戏是涉及职场、喜剧、爱情三个类型,我觉得这三点都平衡的比较好,我想问一下姚导是如何把握这个分寸的?

姚婷婷:我刚接到这个戏,也有跟黄澜姐一直探讨这个类型的定位就是职场、爱情加轻喜剧,我觉得这一点上从制片人到编剧到导演我们是非常统一的。

第二是一切从人物出发,故事的开始是宁檬想成为一个投资人,这个是故事的主线,也是人物主要的动机。她不是要去谈恋爱,而是有职场的目标,爱情是随着职场的变化,两个人物的成长产生的。

爱情线是随着职场线发展推进的,喜剧为这部戏增加了非常强的可看性,人物身上就是有很强的性格的,原本小说很多台词写的都很逗,后期编剧也加了很多梗,编剧也比较擅长喜剧的部分,很有意思。我们希望用这个剧的这个形式来传递给观众,也可以让观众感觉到很轻松和愉悦。

界面文娱:我能看到《请叫我总监》相对以往的偶像剧和爱情剧做了一些改变,但也能感受到现在的观众对于爱情关系中的大男子主义,或者是职场中上司的不合理要求,都有一些抵触。观众的恋爱观和职场观都已经发生了变化。两位觉得我们以后的偶像剧和爱情剧,怎么样在观众理念发生变化的背景下,去适应观众的需求,做一些调适?

黄澜:我觉得我们拍的不是偶像剧,而是以现实主义的方法在描摹生活,提炼情感关系。

你刚才说的,大男子主义的男生的确少了很多,我在早年的时候,可能是遇到更多,现在男性也都在改变,但是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在社会上依然存在。

我当时没有觉得现代生活中,男性越来越温柔、女性越来越强大,变成女强男弱了。这个社会是很多元的,各种各样的关系都有。好的故事是把一些人物从现实主义的基础上提炼出来,勾勒出来。我们不会去发现某一种趋势,跟进这个趋势,创作是一种很个性化的选择。

界面文娱:姚导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姚婷婷:对,确实一开始没有把这个剧定位为偶像剧,我们整个拍摄的手法和色调还是从现实提炼审美的方向来做的。一开始黄澜姐给我看剧本的时候,这个戏打动我的点也是宁檬这个人物,她一路打拼有自己很坚定的目标,有非常强的自我觉醒的意识,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我觉得这个是现在女性集体的自我觉醒的一个时间,我们在创作上也是肯定在找当下的女性和角色的契合点。

黄澜:我再补充一点,现在小姑娘们都喜欢说我们搞事业吧,大家多想点钱吧,少想点爱情吧。这种说法虽然通俗,但也是表达了女性自我独立的精神需要。

但是我觉得这个剧也讲到了,女性除了坚韧不拔追求梦想之外,也需要更多地换位思考,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学会理解跟她对立的人,包括陆既明。

随着剧情演进,陆既明这个人物也越来越展现了他的内心。从表面上看,他似乎有点霸道,但你透过他的外壳,看到他的内心以后,就会理解他。提高情商,学会理解不同的人,不仅可以改善两个人的关系,还跟自己构建了一种平衡与和谐。

我觉得女性独立不一定要立某种“我们不靠男性”的flag,不一定要踩在男性的肩膀上才能表达所谓的女权。我们想要展示的是一种人和人之间的、真正的共情和理解,那种更理想的人际关系的模式。那个模式的前提是女性要实现独立,同时学会理解和尊重他人,当然这对男性来说也是同理的。

友情链接